www.mg4355.com_mg娱乐游戏4355|平台官网

得出了这六点,科学家发现了什么

2020-03-26 08:09

(stellasun/编译)1968年夏日的一天,朱利安·斯坦利(Julian Stanley)教授遇到了一位天资聪颖却百无聊赖的12岁少年,名叫约瑟夫·贝茨(Joseph Bates)。这个来自巴尔的摩的男孩在数学课程上大大领先于同班同学,因此,他的父母安排他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修读计算机科学课程。就连大学计算机课程也无法满足贝茨。他远远超过了班里的成年学生,靠教研究生FORTRAN编程语言来打发时间。

人都是怎么在科学、商业、音乐,还有文体上获得高水平技艺的呢?这是心理学上由来已久争论不休的课题。

什么是美国天才教育?

原文:子どもの成功の秘訣は? 5000人の天才を45年間追跡して分かった6つのこと

他的计算机课老师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才好,便把他介绍给了斯坦利,一位在心理计量学(对认知表现的研究)领域声名显赫的研究者。一系列测试后斯坦利发现,贝茨的SAT考试分数已经远远超过了霍普金斯大学的录取线。由于没能找到可以修读高级数学和科学课程的本地高中,斯坦利便说服了霍普金斯大学的一位招生主任,让当年13岁的贝茨作为本科生入学。

近几十年来的研究表明,这个答案中有很大一部分就是练习——反反复复不停地练习。美国佛罗里达州立大学的心理学家 K. 安德斯 ? 艾瑞克森(K. Anders Ericsson)等人对一所音乐学院小提琴班的学生进行调查后发现,演奏水平被老师评为“优”的学生,从开始学琴到 20 岁平均花在练琴上的时间累积超过 1 万个小时;水平为“良”的学生,平均练习的时间差一点儿满 8 千小时;而演奏技巧最不济的一组,平均练习时间只有 5 千小时不到。

“具备杰出的天分或者与其年龄和经验相比具有非常高的成就的儿童和青少年, 他们有超常的智力,创造性或高超的艺术天分,具有不同寻常的领导能力,或在特定学术领域脱颖而出。他们需要特殊的超出一般常规学校教学的服务。优秀的人才是存在于所有文化群体的儿童和青年,在所有的经济阶层,并在人类活动的所有领域。”——1995年美国国家杰出报告。

本译文仅供个人研习、欣赏语言之用,谢绝任何转载及用于任何商业用途。本译文所涉法律后果均由本人承担。本人同意简书平台在接获有关著作权人的通知后,删除文章。

斯坦利后来亲切地称贝茨为他的数学能力早熟青少年(Study of Mathematically Precocious Youth , SMPY)项目的“头号学生”。SMPY是一项针对智力资优儿童的纵向研究,它将转变美国教育系统鉴别和支持高天赋儿童的方式。

图片 1

美国很多学校都普遍有天才教育项目,其出发点就是为了满足资优学生的特殊需要,设置特殊的课程,单独的授课时间,不间断地数据跟踪和报告,独特的评估体系,为美国培养了很多高端的人才。

图片 2

图片 3插画作者:Vasava

通过练习提高技艺的说法被人们普遍接受。图片来源:Pixabay

美国在19世纪初开始出现天才教育,目前已经成为世界上天才教育发展最为全面的国家。天才教育包含数学、语言和艺术三方面。美国学校的天才教育主要涉及数学和语言。

どう育てれば、子どもは成功できるのか?

SMPY是仍在进行的同类研究中历史最悠久的,在45年间追踪了5000多位智力资优儿童的职业发展和成就,其中许多人都成为了成就颇高的科学家。从这一研究不断积累的数据中,已经产生了400多篇论文、几部专著,并为如何发现和培养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等领域的人才提供了重要见解。

这些调查结果得到了人们的热烈拥护,或许是因为这里面透露出一种任人唯才的吸引力:把“伟大的” 跟 “仅仅只是好而已”区分开来的,是后天的勤奋而不是天生的智力。马尔科姆 ? 格拉德威尔(Malcolm Gladwell)在其最新作品《异类:不一样的成功启示录》( Outliers: The Story of Success )一书里也指出,练习不是“你做得好了之后才去做的事情”,而是“做了才能让你能够做好的事” 。他还表示,智商—— IQ 测试的分数—— 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 “人的智商只要差不多有了 120 以后,”格拉德威尔写道,“再多那一部分也不会转化成为现实生活中切实可测的优势。”1]

为什么需要天才教育?

怎么样才能教育出一名成功的孩子?

“当时斯坦利想知道我们该如何发现STEM领域中最有成功潜力的儿童,以及怎样让他们更有可能实现自身潜力,” 斯坦利曾经的学生,范德比尔特大学教育与人力发展系的主任卡米拉·本博(Camilla Benbow)说。但斯坦利的兴趣不仅在于研究天资聪颖的儿童,他还想开发其智力,让他们更有可能改变世界。

杰夫 ? 科尔(Geoff Colvin)在《哪里来的天才:练习中的平凡与伟大》(Talent Is Overrated 台译本书名为《我比别人更认真》)一书中也指出,“在完成一项从未做过的任务时,智商是判断此人能否胜任的可靠标准,然而对于一个已经在某个岗位上工作了几年的人来说,智商与表现完全无关。”2]

天赋学生或者是有特殊技能的学生需要在常规课堂之外挑战更多的资优教育课程,充实并满足他们的学习需要,更好地展示他们的学习能力。常规课堂知识不能满足天赋学生的需求,他们只要稍动脑筋就完全掌握课堂内容,重复的训练会让他们觉得课堂无味。

何千人もの非常に優秀な子どもたちを、45年にわたって調査し続けた結果、どう育てればその子どもたちが成功できるのか、少しずつわかってきた。

中でも大きな発見は、天才級のIQを持つ子どもでも、その能力を最大限に引き出すには、それを手助けする教師が必要だということだ。

1971年に始まった「数学的に早熟な子どもたちの研究(Study of Mathematically Precocious Youth: SMPY)」は、アメリカの成績優秀者のうち、トップ1%、0.1%、さらには0.01%に入る5000人の子どもたちの追跡調査を行ってきた。天才児研究の歴史において、最も長期にわたる研究の1つだ。

その成果を見てみよう。

第一批SMPY项目参与者目前正处于事业巅峰,这些资优青少年的影响力显而易见超过了其他同辈人。在推动科技和文化发展的创新者中,许多人都曾参与过类似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资优青少年中心(Center for Talented Youth)的培养项目。起初,斯坦利的研究和中心向在大学入学考试中取得前1%分数的少年开放,成就斐然的数学家陶哲轩、脸书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音乐家史蒂芬妮·洁曼诺塔(Stefani Germanotta,也就是Lady Gaga)都曾取得过前1%的成绩,参加过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中心。

但是,科学研究的结果却跟上面说的很不一样。研究显示,在许多领域取得成功都要靠智力——而且还不止一点点。

天才教育课程给学生更多的挑战,天才教育项目对学生中学以后的发展有积极的影响。有一项数据对320名天才学生在他们38岁以后做出的统计,63%的人获得了硕士及以上学位,有44%(142人)的获得博士学位,其中8名获得两个及以上博士学位。

45年间,我们连续追踪调查了几千名优秀的孩子,渐渐清楚了何种养育方式才能教育出一名成功的孩子。 其中最大的发现便是,即使是拥有天才智商的孩子,仍旧需要一名良师的引导,才能发挥出最大限度的实力。

“这些人的确掌控着我们的社会,无论我们是否喜欢这一点,”杜克大学天才鉴别项目的心理学家乔纳森·韦(Jonathan Wai)表示,“测试成绩在前1%的儿童往往会成为卓越的科学家和学者、财富500强CEO、联邦法官、参议员或亿万富豪。”

例证之一便是范德比尔特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由大卫 ? 鲁宾斯基(David Lubinski)和卡米拉 ? 本博(Camilla Benbow)带领的研究小组进行的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研究。研究人员在一个“青年人才搜索”(Youth Talent Search,类似于中国科技大学的“少年班”——编注)里面选取了学术能力评估测试成绩排名前 1% 的 2000 多名年龄不超过 13 岁的青少年。(SAT分数与智商高低关联度极高,心理学家霍华德 ? 加德纳[Howard Gardner]甚至称 SAT 为“稍加改装的”智商测试。)

参加天才项目的学生更愿意付出努力发挥自己的创造力,这对学生的心理产生很积极的影响。美国著名心理学家Robert Rosenthal 曾做过这样一个实验:他从某个班级的花名册中随意挑选了几个名字,并且告诉老师这些学生经过测试智商较高。之后,老师便关注并鼓励他们,这些学生也由于有了自信而努力学习。八个月之后,哪些“高智商”的学生的成绩竟有了惊人的进步。

从1971年便开始的「数学上的早熟少年」(SMPY)研究,对5000名孩子进行了追踪调查,对象内了包含美国最优秀的1%、0.1%乃至0.01%的孩子。这是在天才儿童研究史上跨度最长的研究之一。

图片 4图片来源:K. Ferriman Robertson et al. Curr. Dir. Psychol. Sci. 19, 346–351 (2010).

鲁宾斯基和本博研究小组对这 2000 多名智力早熟的青少年在学业和事业上取得的成就跟踪调查后发现,跟那些 12 岁时 SAT 分数“仅仅只是”排名前 0.9% 的学生相比,那些排名为前 0.1% 的超级天才更有可能(几率平均高出 2 到 4 倍)取得博士学位、获得证书、在科学期刊上发表学术论文或者出版文学着作。

在另外一项长达25年的对前1%的天才生跟踪调查中发现,儿童在13岁时所呈现出的不同能力能够预示着中年时的成就。这些被调查者种共有817项专利,出版93本书,一本被授予数学菲尔兹奖,一人赢得了约翰·贝茨·克拉克奖章40岁以下最杰出的经济学家。

接下来,我们会讲述这个研究的成果。

这一结果与人们长期以来秉持的“专业表现主要靠练习造就”观念不同。相反,SMPY的结果表明,相较于有意练习或社会经济地位等环境因素,早期认知能力对成就的影响更大。在美国和其他国家普遍将重心放在提高学习困难学生表现的同时,这一研究强调了培养早熟儿童的重要性,与此同时,鉴别和培养高学术天赋学生的做法带来了许多令人不安的问题:给儿童“贴标签”的风险,天才搜寻项目的不足,以及用标准化考试鉴别高潜力学生的缺陷,尤其是在贫困地区和农村。

图片 5

不得不说,这些系统的数据和伟大的成果都展示出美国天才教育的成果,美国的天才教育是为其未来社会的精英服务的。

トップ1%、0.1%、0.01%の天才児は、並外れた人生を歩む

培育有天资的孩子
本博说,“我们不建议任何家长只为培养天才而培养孩子。那样的目标会导致各种社会和情绪问题。”
本博和其他培优研究者给出以下建议来激励聪明的孩子既能取得成就,也能过得快乐:
让孩子体验各种不同的事物。
当孩子表现出强烈的兴趣或天分时为他提供发展兴趣和天分的机会。
既保证智力发展,也给予精神支持。
通过赞赏努力,而不是能力,来帮助孩子形成成长性的思维模式。
鼓励孩子进行智力上的冒险,并放宽心态对待能让他们吸取教训的失败。
切忌贴标签:被贴上神童的标签可能造成精神负担。
和教师协作满足孩子的需求。聪明学生通常需要更难的学习材料,更多的支持或能按自己的节奏学习的自由。
检验孩子的能力。这可以作为要求超前学习的佐证,也有助于及时发现失读症、注意缺陷多动障碍之类的问题,或者社交和精神上的困难。

在许多领域取得成功都要靠智力——而且还不止一点点。图片来源:Pixabay

美国的“天才们”有什么特殊优待?

走近TOP  1%、0.1%、0.01% 天才儿童的卓越人生

“我们花费太多精力预测谁能攀上社会顶层,却可能低估了被这类测试错过的孩子。”来自多伦多的发展心理学家多娜·马修斯(Dona Matthews)说。“对接受测试的儿童来说,叫他们‘有天赋’或‘没有天赋’并无好处。无论结果如何,都可能伤害儿童的学习积极性。”

一个高的智商为你现实世界中提供了一个大大的优势。

美国立法规定,天才儿童有权利得到适合自己的教育服务。因此,美国很多学校都十分重视天才教育,为有天才学生提供一个适当的教育,享有承认个体差异和独特的学习需要的权利;学校需要设置特殊课程满足他们的个人学习速度,风格和复杂性;学校为资优学生提供最好的鼓励和培育环境,鼓励他们的灵活性,批判性和创造性思维;课程设置不仅建立普通教学标准,并且必须允许提高和充实课程内容以达到学生的学习能力。

SMPYではまず、大学入試試験SATやIQテストを用いて、子どもたちの知能を測定。その後、大学進学や職務経歴といった項目を加えた。

その結果、天才児のほとんどが修士号や博士号を取得し、特許を取得する割合も一般に比べ、かなり高いことがわかった。また、その大半が高額所得者のトップ5%に入っている。

「好むと好まざるとにかかわらず、我々の社会を実際にコントロールしているのは、こうした人々だ」と、デューク大学の人材発掘プログラム(TIP)に携わる心理学者、ジョナサン・ワイ(Jonathan Wai)氏は、科学誌ネイチャーに語った。

研究缘起

斯坦利的心理计量学研究始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早期。是心理学中最著名的纵向研究之一——路易斯·特曼(Lewis Terman)的天才遗传研究激起了他对培养科学天赋的兴趣。从1921年起,特曼以高IQ值为依据挑选青少年被试者,然后追踪并鼓励他们的职业发展。但让特曼失望的是,他的研究队列中只产生了寥寥几位著名科学家。在因为129的IQ值还“不够高”而没能入选的青少年中,包括诺贝尔奖得主威廉·肖克利(William Shockley),晶体管的共同发明人之一。另一位诺奖得主物理学家路易斯·阿尔瓦雷茨(Luis Alvarez)当初也被拒绝了。

斯坦利猜想,如果特曼掌握了专门测试定量推理能力的可靠方法,就不会错过肖克利和阿尔瓦雷茨。因此,他决定尝试SAT。虽然SAT是为年龄更大的学生设计的,但他猜想它也一样适合于衡量年龄更小的资优学生的分析推理能力。

1972年3月,斯坦利汇集了巴尔的摩地区450名天资聪颖的12岁-14岁少年,让他们做SAT的数学部分。这是第一次标准化的学术性“天才搜索”(研究者后来还加入了SAT的语言部分和其他测试)。

“最令人惊讶的是有这么多青少年能解出从未在课堂上学到过的数学问题,” 发展心理学家丹尼尔·基廷(Daniel Keating)说,他当时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博士生。“其次是这么多孩子能考出远高于许多顶尖大学录取标准的分数。”

当时,斯坦利并没有预想到SMPY会成为一项持续数十年的纵向研究。但在五年后的第一次跟踪调查后,本博建议进一步扩展研究,持续追踪研究对象的生活,加入其他梯队,以及对兴趣、偏好、职业和其他人生成就的评估。前四个梯队的SAT分数范围是前3%到前0.01%,SMPY团队还加入了第五个梯队,对象是1992年的顶尖数学和科学专业研究生,以测试天才搜索模型鉴别科研潜力的可推广性。

“据我所知,没有任何其他研究对STEM才能的发展原因,以及如何发展这种才能有如此全面的了解。”研究智力和天赋发展的德国罗斯托克大学心理学家克里斯托夫·佩利斯(Christoph Perleth)说。

我们在最近的研究中也发现,智力的核心组件之一,“工作记忆能力”(Working Memory Capacity)能够准确预测出多种复杂活动的结果。在一项研究中,我们对钢琴演奏者的练习习惯以及工作记忆能力水平进行了估测,估测工作记忆能力就是让人一边记东西一边做其他事情,看记住了多少。然后,我们让钢琴演奏者视奏事先没有练习过的乐曲。

美国有的州会专门开设“天才班“,将天才学生们集中学习;有的州会在每天的固定时间单独把天才学生拉出来“开小灶“。有的州还给天才学生设立了奖学金。部分大学还为天才学生开设大学预科,天才学生可提前体验大学生活。

SMPY研究,在最初使用了高考SAT试卷以及智商测试卷来测验孩子们的智力,之后还加入了大学入学和职业经历的评测项目。

空间技能

随着数据的积累,研究者很快发现了天才教育和普通教育中“一刀切”做法的不足。

1976年,斯坦利开始测试第二梯队(563位SAT分数在前0.5%的13岁青少年)的空间能力——理解和记忆物体间空间关系的能力。空间能力测试可能包括匹配从不同视角看到的物体,预测以某种方式切开物体后的横截面,或不同形状的倾斜瓶子中的水位等等。斯坦利想知道比起单独衡量定量和语言推理能力,空间能力是否能更好地预测教育和职业成就。

图片 6斯坦利在1970年代开创了SMPY项目。图片来源:JHU/Gado/Getty

被试者18岁、23岁、33岁和48岁时的跟踪调查证实了他的直觉。一项2013年的分析发现,专利数和同行评审论文数量与人们早年取得的SAT分数和空间能力测试成绩有关。两项SAT测试共同解释了大约11%的区别,空间能力则解释了另外的7.6%。

这些发现表明,空间能力在创造力和技术创新方面发挥了重大作用,这和最近的一些其他研究吻合。“我认为空间能力可能是已知最大、且尚未开发的人类潜力来源,”本博的丈夫,心理学家大卫·鲁宾斯基(David Lubinski)说。他补充道,只在数学或语言能力上稍有优势,但空间能力高超的学生往往会成为杰出的工程师、建筑师和外科医生。“然而,我认识的招生主管中没人关注这一点,学校测试也往往会忽视这一能力。”

虽然诸如SMPY的研究让教育者得以鉴别和培养资优青少年,但世界各国对这一群体的兴趣并不平均。过去十年来,中东和东亚在STEM学科表现优秀的学生受到了广泛关注。而在欧洲,人们的关注点则转移到了教育的包容性方面,对资优儿童研究和教育项目的支持已渐渐消退。

不出所料,参试者练习习惯和视奏表现呈明显的正相关联。实际上,演奏者迄今累积进行的练习量对演奏水平的高低贡献占到将近一半。不过,工作记忆能力在统计上也显着的贡献(大约 7% ,相当于中等规模影响因子)。换句话说,如果两个钢琴演员,练习的量相同但工作记忆能力不同,那么,工作记忆能力高的那个视奏表现会明显更好。

学生如何进入“天才教育”项目。

结果显示,天才儿童基本都取得了硕士或者博士学位,专利权的拥有率也比一般人高了不少。另外,他们中的大半部分人的收入,都处在最高收入人群的前5%里。

走上快车道

斯坦利的研究刚刚开始时,天资聪颖的美国儿童并没有多少选择,所以他开始为资优青少年寻找能实现自身潜能的环境。“对斯坦利来说,仅仅发掘出有潜力的孩子还不够,如果想让其才能继续发展,需要对他们的天赋进行培养,”琳达·布罗迪(Linda Brody)说。她曾经是斯坦利的学生,现在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运行一个为资优儿童提供辅导的项目。

起初,他们的工作以个案形式开展。在听说贝茨的事例后,其他资优儿童的父母也开始联系斯坦利。贝茨在进入大学后继续表现优异,17岁获得了计算机科学学士和硕士学位,在康奈尔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后来,贝茨担任卡内基梅隆大学的教授,并成为了人工智能领域的先锋。

“我小时候很羞涩,高中的社会压力并不适合我,”现年60岁的贝茨说,“但在大学,我在其他科学和数学爱好者中如鱼得水,虽然我的年龄要小很多。我得以在社会生活和智力发展两方面按照自己的步伐成长,因为更快的节奏能让我保持兴趣。”

SMPY数据支持快速学习者跳级。在同等智力跳级与不跳级学生的比较研究中,跳级学生获得博士学位或申请专利的可能性要比对照组高出60%,获得STEM领域博士学位的可能性则高出两倍。跳级在SMPY研究的前万分之一队列中非常常见,由于他们多元的智力能力和快速的学习节奏,教育这些学生是最具挑战性的。鲁宾斯基表示,让这些学生跳级的成本很小,在一些情况下甚至能为学校省钱。“这些孩子不需要什么新颖的教育方法,他们只需要提前获得已向年龄更大的学生提供的资源就行了。”

许多教育者和家长仍然相信跳级对儿童有害,会损害他们的社交能力,提前结束他们的童年,造成知识差距。但大多数教育研究者都同意,在社会、情绪、学术和职业发展方面,跳级对绝大多数资优儿童都是有益的。

跳级并不是唯一的选项。SMPY研究者表示,即使是比较轻微的干预,比如提供有挑战性的学习材料,都能获得明显效果。在资优学生中,相比于没有得到STEM高级内容学习机会的同辈,在大学前获得更多机会的学生发表了更多的学术论文,取得了更多专利,职业发展水平也更高。

虽然SMPY项目带来了许多见解,但研究者对天赋和成就的了解仍不全面。“我们仍然不知道为什么即便在高智力人群中,有些人仍然不能成功。”研究认知能力的凯斯西储大学心理学家道格拉斯·德特曼(Douglas Detterman)说。“智力不能解释人与人之间的全部区别;动力、个性因素、努力程度等因素也很重要。”

一项与SMPY方法类似的德国研究也增进了我们的认识。慕尼黑天赋纵向研究(The Munich Longitudinal Study of Giftedness)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追踪了26000名资优学生。研究发现,认知因素最具预测性,但动力、好奇心和抗压能力等个人特质对表现也有一定影响,家庭、学校和同伴等环境因素同样会发挥一些作用。

来自这些智力天才搜寻项目的数据也让人们更理解如何形成某一领域的专业知识。一些研究者和写作者,特别是心理学家安德斯·埃里克森(Anders Ericsson)和作家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Malcolm Gladwell),推广了能力门槛(ability threshold)的概念:对于IQ值超过一定门槛(常被提到的数据是120)的个人来说,在发展专业能力方面,集中练习时间比额外的智力能力重要得多。然而,SMPY和杜克大学天才项目的数据却与这一假设矛盾。今年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童年智力在前1%的学生获得高级学位的比例比普通人群的高25倍,但在前0.01%的学生获得博士学位的比例是基准水平的50倍。

但其中一些研究仍然存在争议。一些儿童发展专家感叹说,大部分相关研究背后的驱动都只是想知道谁会出人头地,而教育者对将一些学生鉴别并标记为天才的做法感到十分不安。

“高分只能告诉你考试者能力很强,以及他/她当时非常适合参加那场考试,”马修斯说。“而低分什么都不能告诉你。”许多因素都会压抑学生的表现,包括文化背景,是否习惯参加高压力考试等等。马修斯认为,当早期成就处于较高和较低极端的学生感到自己的未来成功前景受到了评估时,他们的学习动力便可能受到损害,并可能会导致斯坦福大学心理学家卡罗尔·德韦克(Carol Dweck)所说的“定势思维”。他认为,比起定势思维,更应该鼓励儿童形成“成长思维”——将大脑和天赋视作起点,相信才能可以通过不断的努力和智力挑战发展的思维方式。

“(这种思维)让学生关注提高,而不是焦虑自己有多聪明,或是急于获得肯定,”德韦克说,“他们努力学习,好学得更多、变得更聪明。”德韦克和她同事的研究表明,掌握了这种思维方式的学生在学校更有学习动力,能获得更高的分数。

本博同意不该用标准化考试限制学生的选择,而应开发适合学生能力的学习和教学方法,让不同能力水平的学生实现自己的潜能。

本博和鲁宾斯基计划在明年对极具天赋的万分之一队列开展中年调查,侧重于职业成就和生活满意度,并对1992年美国顶尖大学研究生样本进行重新调查。未来的调查或许会进一步证伪“资优儿童不需要帮助就能成功”的长期误解。

“教育界仍在抗拒这一信息,”密苏里大学的认知发展心理学家大卫·吉尔(David Geary)表示,“一种普遍的观点是,在认知或其他方面拥有优势的孩子不应该被给予额外鼓励,而应该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表现较差的孩子身上。”

虽然美国的天赋儿童教育专家一直在呼吁扩大天赋开发项目的选择,但在目前,受益于这些项目的往往仅限于天赋和社会经济条件都处于社会顶端的学生。

“我们知道怎样鉴别和帮助这些孩子,”鲁宾斯基说,“但我们还是错过了许多这个国家中最聪明那些。”

但这些天才学生有着塑造未来的潜力。“看看我们的社会目前面临的问题——医疗保健、气候变化、恐怖主义、能源问题等等,他们是最有潜力解决这些问题的孩子,”鲁宾斯基说,“在他们身上放手一搏绝没有错。”(编辑:Ent)

题图来源:Vasava

如果智力以及注意力、观察力、记忆力等等这些综合构成智力基础的能力对成功只有一定影响当然好;其实没有影响会更好,因为研究表明,这些因素一个人终其一生也发生不了什么变化。但光是这样想是不会改变这个事实的。当然,我们绝不是说练习没有什么作用。也不是说,一个平均智商的人就不可能取得,打个比方,物理学的博士学位——只是相对而言取得的可能性不高而已。

以南卡罗来纳州某学区为例(看下图)。

「令人喜欢也好,讨厌也好,实际上在控制我们社会的,正是这群人。」参与了杜克大学人才发掘项目的心理学家Jonathan Wai在科学杂志Nature上如是说。

科学告诉我们的故事,有时候并不是我们想听的。

图片 7

图片 8

编辑的话:本文作者强调的是,智商其实比我们想的要重要,是可以转化成为现实生活中切实可测的优势的。而且,人的一生中智力基本不会发生什么大改变——这也许不幸,但也可以说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Gogolearning

構ってもらえない天才児

* 作者David Z. Hambrick 和 Elizabeth J. Meinz 分别是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和美国南伊利诺伊大学的心理学副教授。

天才学生的选拔共有三个维度A,B和C。二年级参加CognitiveAbility Test,达到96%以上的确定为天才生。93%-96%的学生达到维度A标准,三年级时参加MAP Test超过94%,或者参加PASS数学/英语达到规定的分数线,则达到维度B的标准,这部分同时到达维度A和维度B的学生确定为天才生。只达到其中一个维度的,进入维度C。参加OLSAT考试超过96%,或者参加AANT超过93%,确认为天才生。六年级(中学)以上GPA在3.75以上确认为天才生。

得不到引导的天才儿童

排版:凝音

有的州或是学校在幼儿园就已经开展天才计划了,但有的也会在三年级以后开展,各州各校具体情况有所不同。

問題は、天才児は教師からほとんど構ってもらえないことだ。優秀な子どもはすでに能力を十分に発揮しており、助けは不要だと教師が思い込んでしまうからだ。 SMPYの研究者らが、教師が天才児にどれほどの注意を払っているか調査したところ、授業のほとんどの時間が、成績の低い子どもを平均レベルに引き上げることに費やされていることが分かった。

SMPYは、教師はカリキュラム通り、画一的に教えるのではなく、それぞれの子どもの能力に応じた個別の授業計画の作成に注力すべきだと提案する。

题图来源:Pixabay

“天才”也会被淘汰

问题在于,天才儿童基本都没有得到教师的引导。优秀的孩子已经能发挥出很大的实力,但这可能会让老师觉得他们不再需要帮助。教师会在天才儿童上放多少注意力呢?SMPY的研究人员对此做了调查后发现,平均来说,几乎在上课的时间之内,老师都会在成绩比较低的孩子身上花费更多时间。

参考资料:

有的学生在二年级被测试为天才生,这部分学生也是良莠不齐的,有的学生学习习惯好,有的习惯差。其实在美国当老师的人都会发现,班里的天才学生不见得是成绩最好的,只能说他们又良好的基因,相对普通学生而言接受能力强,但后天的努力也是非常关键。这也是美国学校每年都会有天才测试的原因,不断有学术水平较好的学生加入。反而,有的比较懒惰的天才生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荒废学业,本来良好的基因也被懒惰拖垮,这样的学生,通过老师的数据跟踪是达不到预期标准,且进步不明显,最后在考试中出现增长缓慢或是后退的趋势,这部分学生也会从天才教育中出局。

SMPY向教师提出,与其通过统一的教学计划去上课,更希望他们能针对每个不同孩子的能力,尽力制定针对性的教育方案。

1]马尔科姆 ? 格拉德威尔(Malcolm Gladwell),被《快公司》誉为“ 21 世纪的彼得 ? 德鲁克”,现任《纽约客》杂志专职作家。2005 年被《时代》周刊评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 100 位人物之一。着有畅销书籍《引爆点》、《瞬间抉择》(又译《决断 2 秒间》)。

“天才教育”不是精英的唯一出路

飛び級は有効

2]杰夫 ? 科尔(Geoff Colvin),《财富》杂志高级编辑、专栏作家。美国在管理与领导力、全球化、股东价值创造等方面最犀利也是最受尊重的评论员之一。拥有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MBA学位,哈佛大学经济学荣誉学位。

“天才教育”发展到现在也出现了很多不同的声音,美国哈佛大学教育研究院的心理发展学家霍华德加德纳(HowardGardner)在1983年提出“多元智能”,即人的具备八种智慧,不能单凭数学逻辑或是语言天赋就说明一个人是天才,而另一个人不是,他有可能具有非常强的自我内省能力,一个人的存在是多元智慧的综合,所以,学校只提供单方面的天赋教育对于学生而言并未全部开发其真实能力,也就是还有一大批具有其他能力的学生可能被忽略的。哈哈,这也是小编目前正在修的专业,希望通过学习反思到自己的教学中…..体制的完善需要不断地学习、尝试、反思和分享。

跳级是有效的

文章编译自:Sorry, Strivers: Talent Matters.

声明:本文为原创作品,欢迎个人转载。

SMPYは、天才児の能力を引き出すために、教師や親は飛び級を検討すべきだと提案する。

天才児の中でも、飛び級をしたグループとそうでないグループに分けて比較したところ、飛び級をした方が、特許や博士号を取得する可能性が60%高く、中でも科学、技術、工学、数学の関連分野で博士号を取る割合は、2倍以上となった。

图片 9

SMPY为了更好地调动天才儿童的能力,认为有必要与教师、家长探讨跳级的重要性。

喜欢记得点“在看”

天才儿童之间,曾经跳级和没有跳级的两组人之中,跳过级的人群取得专利权、博士学位的可能性会高出60%,其中在科学,技术,工科,数学领域里取得博士学位的比例,是没有跳过级的人的两倍以上。

图片 10

知能は多岐にわたる

智力涉及多个方面

賢さは、暗記をしたり、名前や日付を思い出す能力があることのみを意味するものではない。SMPYでは、複数回にわたるフォローアップ調査で、一部の天才児たちが空間認識能力に優れていることを見出した。

こうした子どもたちは、人体の循環系やホンダ車の内部構造といったシステムを視覚化する能力に秀でている。2013年のフォローアップ調査では、空間認識能力と、特許取得数や査読付き論文の出版本数に強い相関があることが明らかになった。

聪明伶俐,并不单纯指能通过背诵来记住人名和日历的能力。SMPY做了很多次的跟踪调查,发现有一部分天才儿童的空间认知力十分高。

这类孩子,很擅长把人体循环系统,本田车内部构造之类的系统形象化。2013年的跟踪调查中,空间认知力与专利取得数、审核出版论文数之间有强烈的相关性。

統一テストが常に無駄とは限らない

统一测试并不总是无用的

SATを初めとした統一テストは、教師や親が子どもについて知りたいことの全てを測定できるわけではない。 社会・経済的地位や訓練度合いは引き続き重要な要因である一方で、SMPYのデータはSATやその他の統一テストに、ある程度子どもたちの未来を予測する力があると示している。

SMPYの研究者の1人、カミーラ・ベンボウ(Camilla Benbow)氏は、これらのテストを活用することで、子どもの得意分野を把握し、教師が適切な指導をできるようになると述べている。

SAT统一测试,并不能全部测出教师、家长、孩子本人都关心的东西。虽然结果会受社会、经济地位,应试训练所影响,SMPY的数据中显示,SAT或者其他的统一测试,的确从某种程度上能预测孩子们的未来能力。

SMPY的其中一名研究人员  Camilla Benbow认为,今后应该更有效地使用这类测试,能让孩子们更充分地理解自己的拿手领域,也能让老师有根据地给出更适合的指导。

图片 11

できるだけ早く能力を見出し、伸ばす

尽早发现能力,发展能力

心理学者のキャロル・ドウェック(Carol Dweck)氏は、成功者はいわゆる「固定的な思考(fixed mindset)」ではなく、「成長思考(growth mindset) 」に従って行動する傾向にあると明らかにした。つまり、彼らは自らを静的な存在ではなく、状況に適応し成長する、流動性を持つ存在として捉えている。

これにはSMPYも同意している。しかし、子どもが幼少期に示す認知能力から、その後の人生でどの程度の成功を収めるかは予測可能だと結論づけ、その間に訓練を行ったかどうかは、関係がないと言う。

心理学家 Carol Dweck认为,成功人士并非世人所说的「有固定思考模式」的人,他们的行动实际上是基于「成长思考模式」而作出的。他们不是一个人静静地固定在那里,而是一直为了适应状况而成长,要将他们作为有流动性的存在来看待。

SMPY也同意这个观点,通过孩子年幼时显现出的能力,能够去预测他们以后人生的成功度。这期间他们是否接受相关训练,反而不那么重要。

子どもの将来を見据え、早いうちから能力を見出し、それをできる限り伸ばすことができるかどうかは、親や教師にかかっている。

能否看清孩子们的未来,能否尽早发现、发展他们的能力的人,也就只有家长和老师了。